<th id="vyvim"></th><optgroup id="vyvim"><table id="vyvim"><form id="vyvim"></form></table></optgroup><dd id="vyvim"></dd>

  1. <dd id="vyvim"><pre id="vyvim"></pre></dd>

    <th id="vyvim"></th>

      <em id="vyvim"><object id="vyvim"><u id="vyvim"></u></object></em>
      首頁 經濟要聞 政策法規 經濟數據 功能區域 熱點專題 影像北京
       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熱點專題 > 聚焦新醫改 > 國家醫改
      醫改目標遲遲未達成,醫保局力推DRG,高值耗材暴利終結

      2022-04-25 10:22   來源:騰訊網

        4月15日,國家醫保局下發《關于做好支付方式管理子系統DRG/DIP功能模塊使用銜接工作的通知》,明確提出“今年11月底前,DRG/DIP功能模塊要在全國落地應用”。

        這是影響醫藥全行業的大事,尤其對高值耗材來說。
        醫療費用主要由藥品、高值耗材、檢查、服務等部分構成,其中高值耗材費用占比嚴重虛高。2018年11月,天津市衛健委公示了30家三甲醫院半年的耗占比,其中19家耗占比超60%,6成以上耗占比不降反升。這是當時公立醫院高值耗材不合理使用的一個縮影。
        醫改總方案提出:到2017年,每百元看病錢里面高值耗材不能高于20塊。如今逾期5年了,這個目標還沒有達成。
        今年4月初,健識局獲悉,山東某三甲醫院今年2月的所有顱內血管介入手術中,平均耗占比超過80%。
        一家醫療器械企業負責人對健識局表示:“DRG支付改革不是集采那樣的降價,未來肯定要面臨新一輪的競爭。醫院肯定會改,所以企業不改是不行的!
        用哪個牌子,醫生不再有絕對主動權
        高利潤引誘之下,濫用幾乎是必然的。
        長久以來,醫保支付按項目報銷,不考慮單個病人的成本。醫院如果考慮“多勞多得”,濫用高值耗材,吃虧的就是患者和醫;。在DRG/DIP支付改革實施之前,醫院無法解決濫用問題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自身缺乏動力。
        “在高值耗材集采前,醫院對耗材的審批招標管理松散,很多就是走形式,臨床科室和醫生對哪些耗材入院,有實際的決定權!睆V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醫院杜學鵬在調研中表示,高值耗材管理的專業性很高,且DRG/DIP模式還在探索,缺少統一的編碼體系和信息平臺,對于醫院來說就很難進行監管。
        國家醫保局基金監管司司長黃華波在“第一屆DRG/DIP支付方式改革大會”上表示:必須保證醫保和醫療同時實現各自的價值目標,這種支付方式才是可持續的,進行DRG支付改革總額控費是一種必然。
        DRG支付的目標,就是對各類疾病治療設置封頂線,有結余可以留給醫院,超出的部分醫院自己想辦法。
        因此,首先要被砍的就是高值耗材。
        四川、山東等城市的試點醫院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控制高值耗材使用方案。
       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、華西第二醫院等三甲醫院大都采取了“基于證據的耗材使用管理”,對各類耗材制定了安全性、價格、配送及時度、服務質量、患者投訴等多方面的指標?剖疫x用哪個品牌的耗材,不再靠醫生自主決定,一切都要講數據證據。同時對耗占比進行監測,一旦超過警戒線,就采取暫停供貨措施。
        “醫生應該用哪個耗材,都是系統數據說了算”,這是成都三院的總結。
        對外經貿大學保險學院教授于保榮曾表示:采取DRG改革的澳大利亞醫院平均耗材占比僅為4%?梢,如果不限制高值耗材的濫用,DRG/DIP的推進根本無從談起。
        國產替代新階段,新技術如何開展引爭議
        系統到底會“推薦”什么樣的高值耗材?四川自貢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表示:客觀上鼓勵使用國產。
        國產高值耗材有性價比優勢。在沒有實施系統打分的地方,有些醫院現在主要看價格——也就是說,只要效果差不多,無需通過評審委員會,直接用國產低價耗材替代昂貴的進口貨。
        集采的支架、骨科類耗材價格被大幅壓低后,本身就是應用的主力。理論上,其他國產耗材在DRG/DIP的推行下,也會有更多替代機會。
        但實際上,醫院和耗材企業在DRG/DIP制度推行中面臨著三重挑戰。
        幾家集采中標的國產醫療器械企業對DRG支付改革的態度并不很樂觀。健識局從天津一家醫院了解到:“醫院會對常用高值耗材的價格進行二次論證!
        這里的“二次論證”,不僅僅是醫藥圈里多年前流行的“二次議價”那么簡單。
        一家外資醫療器械企業人士告訴健識局:有些進口品種的價格已經比國產低了,可是醫院不僅僅關注價格,還關注服務,有些甚至是過度服務,要想持續供貨就要付出更多的成本,“有些價格不低的包裝還需要我們自己掏錢!
        健識局了解到,在DRG/DIP制度下,為了降低成本,如果耗材的價格太貴,醫院會不愿意做相關手術,可能會出現“趕走病人”的現象。
        另外,很多新材料、新技術價格高,也是企業的利潤增長點。部分醫院也提出疑問:新技術、新材料受到限制,影響醫生的水平的提高,那醫院該怎么辦?
        以手術機器人為例,根據北京醫療保險事務中心的調研報告《DRG支付方式改革下醫用高值耗材精細化管理策略》,很多醫院為了達到控費的效果,放棄了先進的機器人治療,回到了人力手術的時代。從長遠看,可能會影響醫學進步和創新。
        2021年8月,機器人輔助骨科手術被納入北京醫保目錄。但DRG支付改革大潮即將襲來,被資本熱捧的手術機器人恐怕也會面臨危機。
       
      首 頁  |  經濟要聞   |  政策法規   |  經濟數據   |  功能區域   |  熱點專題   |  影像北京
      京ICP備08003934號-1
      北京市經濟信息中心 - 網站聲明
     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
        <th id="vyvim"></th><optgroup id="vyvim"><table id="vyvim"><form id="vyvim"></form></table></optgroup><dd id="vyvim"></dd>

      1. <dd id="vyvim"><pre id="vyvim"></pre></dd>

        <th id="vyvim"></th>

          <em id="vyvim"><object id="vyvim"><u id="vyvim"></u></object></em>